严凤英肚子里有发报机

2019-11-04 作者:世界历史   |   浏览(180)

1.马师曾和红线女参加抗美援朝粤剧义演,筹款十万元为志愿军买枪炮。但回到香港,马红二人遭港英当局迫害,粤剧界也骂他夫妻俩“赤化”。周恩来叫廖承志和何贤将红线女接回广州,毛主席写信给她鼓励。但文 革红线女仍遭红卫兵猛烈批斗,还被迫剃阴阳头。

粤剧美女红线女,外祖父谭杰南是驰名于东南亚的武生。舅父靓少佳是历任"人寿年"、"胜寿年"等省港大班的正印小武,舅母何芙莲也是着名花旦。当年的粤剧,就是流行歌曲,任剑辉、白雪仙等当红粤剧演员,因此就是当时的电影明星。

十年浩劫后,红线女重访香港,红墈火车站戏迷人头攒动,报道说堪比女王伊丽莎白访港。一个记者问,“文 革”中您怎么能坚强地走过来?红线女回答,“红线女就是红线女。

2.1966年五一节,各国“五一”节来华的各国外宾,对芭蕾舞剧《白毛女》反映也十分强烈。日本松山芭蕾舞团团长清水正夫说:“我了解到中国的芭蕾舞不仅要演剧,还要胸怀祖国,放眼世界,这是对日本人民的很大支持。要学到真正的芭蕾舞必须到中国来。”他们还排演了《红色娘子军》,由松下洋子饰琼花。

日本芭蕾演员松下洋子扮演的红色“琼花”

3.江青挂帅抓革命现代戏《海港》。言慧珠特意排演了反映抗美援朝战争的现代戏《松骨峰》。谁知江青放话:“叫言慧珠别演啦!好好闭门思过,休想到我这里沾边!

言与丈夫俞振飞在《游园惊梦》的剧照,言慧珠1919年生,蒙族旗人,祖籍北京,着名京剧、昆曲表演艺术家。言菊朋之女,俞振飞之妻,梅兰芳之徒。言一向我行我素,充满明星意识,反右侥幸过关,六十年代出访香 港,复而烫发,戴珍珠项链、翡翠钻戒。给儿子买美国玩具,甚至欲应台湾朋友“出海游览”,连远在北京的周恩来也被惊动了,“慧珠要走,就真的让她去吧。”

4.章诒和说“言慧珠是最美丽的花,是个谁瞧上一眼,就能记住一辈子的女人。而且性格刚烈,说一不二。”但言慧珠和俞振飞在文革都遭到红卫兵侮辱和殴打。被称为“资产阶级反动文艺黑线在戏曲学校的代理人。”而家人说,她在1966年自杀前,在街上看到红卫兵的“通令”,内容是“黑七类”都要驱逐出城,送到乡下劳动改造。她深深感到恐惧和绝望。

造反派先后数次对“华园”进行毁灭性的抄家。把塞在灯管里、藏在瓷砖里、埋在花盆里的几十枚钻戒、翡翠、美钞、金条,6万元存折都掏了出来,言毕生积蓄都被劫夺。最终她用唱《天女散花》时的白绫结束自己坎坷多难的一生。其子言清卿被迫流落街头。

5.黄梅戏皇后严凤英1954年出演《天仙配》,名气蒸蒸日上,但文 革仍遭冤屈,死后军代表亦不手软,说“她是特务,肚子里有密电和发报机。”严凤英的儿子说,直到平反追悼会那日才痛快哭了,“过去的十几年,我们一直没敢哭过。

黄梅曲亦称黄梅调。可追溯至清乾隆五十年左右,主要曲调来源于湖北黄梅县,故而得名。早期演出形式多为曲艺形式的表演唱,如《苦媳妇自叹》、《祝英台自叹》等。由于连年灾害,农民带着采茶调流浪到了安徽宿松、望江、太湖和江西的湖口、九江一带。

“麒麟童”周信芳,夫人裘丽琳原是上海富家千金,因戏生爱,千辛万苦终嫁与周。但夫妻俩在文革中先后屈死。

6.裘丽琳因在三十年代上海即认识蓝苹,这如周信芳拿手名剧《徐策跑城》里的戏词:“惹下了塌天大祸灾。”江青说怎么能与周信芳这样的人坐在一起?她也说过:“与童芷苓在一个党内,我感到羞耻!” 1965年姚文元《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而《海瑞罢官》的海瑞是马连良主演,周信芳主演《海瑞上疏》中的海瑞,南周北马那就一锅端吧。而七十年代张春桥明确表态:“如果周信芳不是反 革命,那么我张春桥就是了。”

裘丽琳事先将六个子女送往香港,小女儿周采茨1966年偷跑回上海,被裘丽琳“赶走”,“再不走就走不了。”周信芳之子周英华如今说“我的父亲周信芳是史上最伟大的演员,他是为舞台而生的。但事实上我一直在做艺术家,虽然开餐馆不是艺术家做的事,但我将其变成是艺术家做的。我将饭店变成一个戏台,我就是导演。”周英华前妻周天娜亦是好莱坞出名美女,模特,前卫艺术家。

7.盖叫天因性情桀骜,不通世故,曾被上海戏院“封杀”十年。蛰居杭州,仍自练拳练戏。北方杨小楼被誉为“武生泰斗”,盖叫天到北平找他较量。同台献艺,“对打”时杨小楼身法略有胜出,盖叫天在后台对杨小楼说:“我今天算是真服了。”杨小楼苦笑说:“我也让你逼了一头的汗啊!”“文革”伊始,七十八岁的盖叫天身上挂满大字报,被押上垃圾车游街,盖宅被抄,家财装满27卡车。1968年,八十岁的盖叫天从农村回到杭州,和老伴住在不到六平方米的小屋里,中风后因是“黑五类”不得诊治而去世。

盖叫天继承南派武生创始人李春来的艺术风格,吸收京剧与昆剧、地方戏中各流派武生和其他行当表演长处,逐渐形成了独具特色之盖派表演艺术,有“江南活武松”之誉。擅演整部《武松》。当初梅兰芳到上海,各大名流争相拜访,但盖叫天不仅不登门,还放出话来:“都是唱戏的,谁也不比谁尊贵。”不想一日,梅兰芳竟寻至杭州,亲往拜访。盖叫天深受感动,从此成为好友。

荀派传人孙毓敏,国家一级演员,有天才之名,还首创了粉碎性骨折重返舞台的奇迹。

8.孙毓敏因与华侨恋爱,遂遭打入“港商勾结,里通外国特务”行列,迭受隔离审查、残酷批斗。遂不堪屈辱自三楼跳下,双腿摔成粉碎性骨折。后艰难复回舞台,但荀派剧目主角多是丫鬟或妓女,常需在舞台下跪,《红娘》、《红楼二尤》、《玉堂春》都跪,而她小腿肌肉萎缩,总跪不好。只能利用大胯、膝盖迁就脚腕而跪。她说:“每逢下跪,我总要做一个分神的眼色,用声东击西的办法掩人耳目,迅速跪下,以防止别人看到我的恶劣而不优美的下跪形象。

孙毓敏家境贫寒,父亲抛家舍子,母亲和两个妹妹远走新疆谋生,而学生时代孙毓敏努力节俭甚至卖血筹款,终于接回老母弱妹,阖家团聚。孙八岁学戏,从张君秋学《望江亭》、《西厢记》等戏。毕业分配到荀慧生剧团,被选为继承流派的学生,拜荀慧生先生为师。文革中却跳楼摔成粉碎性骨折。

9.上官云珠在主演《王老虎抢亲》时,导演卜万苍特意为她取了这个艺名,遂有“倾城倾国”之名。因丈夫程述尧的牵连,她被反复审查,复又收到陈毅手书的“上官云珠同志,请您来一趟”的字条,请她陪同毛主席跳舞。但文革却被红卫兵百般盘问怎样受领袖接见,以及有无恶毒攻击。最终不堪屈辱的上官云珠跳楼自杀。女儿姚姚于1975年9月因车祸身亡。

在向毛 泽东倾诉委屈后,上官主演了《小白旗的风波》,并跟随中国电影代表团出访捷克,演艺事业一度峰回路转。

10.七七事变后,北平张瑞芳三姐妹,杨易辰、程光烈、方深、郭同震等人、在地下党荣高棠、陈荒煤带领下,组成北平学生移动剧团边走边唱,从北平到河北,积极宣传抗日。历时一年,共演上百场,着名剧目有《放下你的鞭子》、《打鬼子去》。剧团成员大多数齐赴延安。郭同震则成为军统大特务,据传戴笠称其“才堪大用”,后改名谷正文。十年浩劫中,移动剧团各老友无不因谷“特务同学”的关系遭受冲击,批斗至烈。有人曾拿着移动剧团的照片找到张昕,要她提供材料。张说郭已去了台湾,却得肯定回答:“他跑不了,已经被我们抓住了!

陈荒煤成为着名作家,曾任文化部副部长,因参与指导《早春二月》被点名批判,毛说“荒煤不检查,送到北大荒挖煤嘛!”后坐了五年牢;张瑞芳是着名演员,因《李双双》获得金鸡百花终身成就奖;姐姐张楠任职《红旗》,为陈伯达下属,丈夫王拓在外交部任职;小妹张昕嫁与荒煤,后在北京电影学院任教;姚时晓,着名戏剧家;清华体育系的荣高棠,成为新中国体育事业的奠基人,其妻管平亦任职国家体委;程光烈曾任长春市副市长;杨易辰,曾任黑龙江省省委书记、全国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郝龙战死沙场,移动剧团日记发起人庄壁华在街道缝纸盒。中统特务兼团长钟志青49后遭镇压。第二排右三为郭同震。移动剧团亦受当时山东教育厅长何思源支持。2009年移动剧团日记入藏抗战纪念馆。

2004年张昕告诉研究者说:“你看到“克什米尔公主号”事件的报道了吗,那就是郭同震干的呀!他后来改名叫谷正文了!”谷正文也曾给张瑞芳打电话说“我是杂牌!我很想念你们,欢迎来玩!我有房子车子,除了衣服管不了,什么我都能管!”他又说“那个荣千祥,当时我就知道他是什么人!”(《青春与战争同在-北平学生移动剧团》 严平)。

本文由黄大仙精准码最全资料发布于世界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严凤英肚子里有发报机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