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恩斯与古书收藏,兰台书遗三百卷

2019-11-04 作者:世界历史   |   浏览(192)

图片 1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凯恩斯与收藏的古书 1946年6月凯恩斯过世时64岁,如果能多活十年,他很有可能和弟弟Geoffrey一样,成为20世纪的重要藏书家之一。凯恩斯从中学起开始搜集古书,当时最重要的购买来源,是剑桥的“市场”有一家着名书摊,老板叫做Gustave David。 凯恩斯早已拥有数量不少的各式书籍,其中让他无限骄傲的,是一本巨大的 Baskerville版圣经,那是家族朋友赠送的。 图片 2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1763年Baskerville版圣经,凯恩斯中学时家族朋友的赠礼 David经营旧书有项原则:只要是廉价买入的就廉价卖出,罕见善本名着也如此,有些好书的价格低得出奇,凯恩斯因而得到许多助益,这样的交情持续到书商晚年。凯恩斯担任国王学院司库时,建造了艺术剧院,他就帮David搬入位在St. Edward’s Passage的店铺,1936年David逝后由他儿子Hubert继续经营。 凯恩斯很早就对印刷精美、装帧高雅着迷,对于思想内容倒不很在意。他的审美观很排斥廉价平装本,这种见解和学术圈很不同:书籍的内容才是重点,外观只是虚荣。凯恩斯上大学时自创一套编目体系,给自己收藏的善本书分门别类。此事显示他在19岁时,已有可观的收藏量,内容还相当引人注目。例如他有一套亚当·斯密曾经拥有的三册套装书维吉尔(Virgil,古罗马奥古斯丁时期的诗人,公元前70年—前19年),内有斯密的藏书票。依此书的编号可看出,这是1902年3月5号,以半个Guinea向David买的。 他上大学时已拥有牛顿的《数学原理》首版,上面注记:“大约1905年向David购入,价格4先令,他从Faringdon路买入,价格4便士。”此时凯恩斯22岁,就对学术名着的首版深感兴趣,日后他还有更丰富的成果。20世纪初期在剑桥,是收藏古典名着的好岁月,凯恩斯的同学中,不少人对善本书也有高度热情,还自编藏书目录,相互展示,协助他人买名着。 图片 3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凯恩斯兄弟 图片 4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凯恩斯的弟弟Geoffrey也是知名藏书家,这是1972年伦敦藏书协会出版的85岁纪念文集 有个着名的例子,是着名的剑桥经济学者H.S. Foxwell。他是St. John’s学院的研究员,也是凯恩斯在Harvey路住宅的邻居。他从1875年起,搜集8万册各式古典经济着作,凯恩斯在他逝后,为他写篇充满情感的传记,收录在《全集》第十册第17篇页267-296。 开始从事主题式的收藏,是1906年他为了申请学院的初级研究员,必须写一本机率论的论文。他搜集许多当代着作,也买到某些机率论学者,例如Charles Babbage、George Boole、Augustus de Morgan、Laplace的首版名着。这本机率论的研究,1921年正式出版,现收入《全集》第8册。 到1930年代早期,凯恩斯的古书大多从David买入。未必都是首版,但大都是精本,主要是诗人和剧作家的作品,例如Wordsworth、Coleridge,也有哲学家和经济学者的着作。David只要有经济学的好版本,就替他保留。到了1920年代末,凯恩斯已有Hume、Hobbes、Lock这些名家的精品,已可引人注目对外展示。他就是用这种随兴式的收购,持续到晚年仍不减热情。 到了1930年代中期,他才有意识地广泛搜集思想史着作。因为那时英国对各种思潮有热烈议论,凯恩斯也搭上这班车。1880年代的英国,当时的书籍收藏家热衷各种手稿、重要版本、都铎王朝与司图亚王朝的文学。同时也钟爱数学史、科学史名家如哥白尼、伽俐略、科普勒的着作。 图片 5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图片 6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凯恩斯的收藏 凯恩斯的收藏有简单理解方式:他喜欢重要思想家的所有早期版,包括同一版本的各种变异。他认为只依作者还不够,必须把作者时代背景相关的着作也收齐。因此他会买入许多次要着作,用以显示这些着作,如何影响这些重要思想家,以及这位思想家何以出类拔萃。 他搜集的作者中,Locke和Hume的着作几乎齐全了,连Hume非常罕见的《人性本论摘要》都有。他还有Hume的亲笔信函约30封,有些尚未出版。此外,Spinoza、Hobbes的着作也相当齐全。Berkeley、Descartes、Leibnitz、Butler这些名家的着作,都相当引人注目。有些重要着作,凯恩斯没登记入“目录”内,例如哥白尼的《天体运行》,那是1934年以150镑买入。至于黑格尔、康德、亚当·斯密、马尔萨斯,这些都不在言下。他晚年的重要购入品,是当代重要科学家的文件:爱因斯坦、Eddington、Rutherford。 牛顿《数学原理》首版的封面页,有过不同的版本,1936年凯恩斯还写过文章讨论此事,刊在《书目问答》(Bibliographical Notes and Queries)2卷6期,这是专家级的意见。牛顿手稿激起他对拍卖的兴趣,但实在太忙,无法细看原件,也无法亲赴所有会场。他通常先去看拍卖的展示书籍,然后委托Maggs Brothers公司替他购入。除了英国的拍卖,他还关注欧陆与美国的书籍。每当买到一本昂贵版本,他就特别高兴。如果书价过高,但又很想买到手,他偶尔会写封长信,和书商套交情,解说为何哪个价位较合适。以他的名气和内行程度,时常会有折扣优待。 1939年时,精力充沛的凯恩斯觉得,收藏思想史方面的着作,速度已缓慢下来,无法满足他的胃口。他转移兴趣,关注16—17世纪的英国文学,主因有三:伊丽莎白女王时期的着作,比一般人预期的还少许多,若不趁机买入,日后就更不容易。 1930年代正值世界大萧条,许多名着便宜得不可思议。事后证明这三点都看对了。1939—1946年期间,他大量买入16—17世纪英国文学作品。这是个很大的领域,他只能选择性地搜购,他宁可用10镑买到十本,也不愿用100镑买到一本。这段时期他买到不少Milton、Ben Johnson、Spenser的首版。 图片 7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剑桥知名经济学者Piero Sraffa ,是凯恩斯收藏经济学古典文献的同好 凯恩斯还有一项终身性的嗜好:戏剧。他先买剧作家的着作,在Tilton的别墅中,有两大书架的收藏。主要来源除了拍卖会,他还和多位专营领域的书商时有往返。他买到的莎士比亚,大都是后来的版本,但也有1608年的《亨利五世》和1634年版的Two Noble Kinsmen。Harrod是凯恩斯的最早传记作者,他在这本1951年的知名传记页556—557,记录一项亲耳听闻的轶事。 “1943年12月,我在美国华府的着名莎士比亚图书馆(Folger Shakespeare Library,有精美的官方网站)。馆长问我是否认识一位英国同胞,叫做凯恩斯爵士。我说很认识他。‘我们对他不太高兴。几个月前他来过这里,告诉我们说,他买到Spense的Complaints首版。我们当初也去竞标,但没买到。’馆长说,我问他,你怎么能在二次大战期间,知道这项讯息?他说是看到拍卖目录,此外也无他法。我说我们也是,但你怎么买到手的?他说打电报。我说,我们也打电报。那你怎么取得拍卖目录?凯恩斯爵士有点不好意思,他说:其实是走外交邮包进来的。” 图书馆的购书管道,当然无法和外交系统的特权竞争。为什么凯恩斯能走外交邮包特权?因为他那时代表英国,在美国与世界各国代表商议,二战后的国际金融体系如何运作。这就是着名的布雷顿森林体系,为国际货币基金会奠定了架构,至今仍影响全世界。1943年凯恩斯是世界当红人物,靠外交特权抢到了珍本,国事繁忙仍不忘雅事。 这段为国际金融体系奋战期间,他还买了不少名着,这么积极的原因,是要平衡公事上的压力。1943年9月3日他写信告诉友人说:我买了不少莎士比亚剧作,现在已超过40本。我认为100本算是不错的收藏,200本就算好的。他的总成绩是180本。1944年4月19日的信件显示,凯恩斯对莎士比亚的剧作与十四行诗,有相当认真的研究。 他也和同好组成交往圈,互通讯息与心得,甚至心脏病发作时还乐此不疲,写长信与友人分享珍本的趣味。1946年病逝时,凯恩斯来不及整理一生的收藏品,他只是大量买入后散置三处:伦敦住宅、剑桥老家、Tilton别墅。当时正值1945年二战结束,他公私业务繁重,健康已走下坡,这些宝贝图书只能堆放在书橱,让同好亲友朝圣。凯恩斯逝后的总收藏量,大约有4000册图书和300份手稿,分成两大类:经济学相关的,捐给剑桥大学经济系的马歇尔图书馆其余的全部捐给剑桥国王学院。 图片 8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凯恩斯捐赠的珍藏书和藏书票 国王学院目前仍在整理凯恩斯捐赠的图书目录,网址是: archives: John Maynard Keynes,27页)。

在网上买旧书,最大的缺点就是那种让人心焦难耐的漫长的等待过程;在网上买旧书,最大的优点就是每天都能够拥有一份期待的心情。事实上,等待旧书的日子是在一天又一天的计算中度过的,特别是预计应该收到书的日子,书却没有来到,那种无名的沮丧与失落常常很难形之于笔墨;而一旦拿到了自己期待已久的旧书,那种收到书时的惊喜与快乐,也同样很难为外人道也。 图片 9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图片 10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图片 11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三联书店旧版《翠墨集》《银鱼集》《榆下说书》《珠还记幸》 就在前一段时间,我终于狠下心来,花高价在“天涯书局”买了两种黄裳先生的三联旧版书《翠墨集》和《榆下说书》,至此,我最喜欢的三联书店旧版的黄裳着作才总算基本上收齐了。黄裳先生是中国当代着名的散文家、藏书家和版本学家,数十年来,他的文字在读书界一直拥有着数量可观、且极其稳定的读者群,而痴迷黄着的书友在读书圈内更有着“黄迷”的称谓。黄裳先生着作的版本源流非常复杂,从解放前出版的新文学珍本《锦帆集》、《锦帆集外》,到解放初期出版的《关于美国兵》、《一脚踏进朝鲜的泥淖里》,再到新时期三联书店等多家出版社先后推出的《翠墨集》、《银鱼集》、《榆下说书》、《珠还记幸》等等,各个时期的各种版本累计起来总不下于数十百种之多。其中像《锦帆集》、《锦帆集外》的初版本早已洛阳纸贵自不待言,即便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出版的《翠墨集》、《珠还记幸》等也同样卖到了不菲的价格,更让人叹为观止的是,三联书店新版的《珠还记幸》精装限量本尚未面世,已然跃居为文物级的珍稀秘籍,这在中国当代作家的着作中不说绝无仅有,也的确是屈指可数的。 图片 12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图片 13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中华书局《书之归去来》毛边签名本 图片 14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中华书局《绛云书卷美人图》红蓝两色毛边本 图片 15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图片 16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辽宁教育出版社《来燕榭读书记》签名本 图片 17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图片 18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上海古籍出版社《来燕榭书跋》签名本 图片 19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图片 20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上海书店出版社《插图的故事》签名本 说实话,与立志收全黄先生所有版本的骨灰级“黄迷”相比,我其实还算不上是真正的“黄迷”。一来我虽然爱读黄先生的文字,也的确对黄着中蕴涵的丰富的文化信息深深着迷,但作为一个读者,我并不认为黄先生的每一本着作都值得一读再读,尤其黄先生写作的那些应景性文字,实际上如今已大都失去了它们的阅读价值;二来黄着中收录的文章重复太多,如果单纯从阅读的角度上考虑,买一套六卷本的《黄裳文集》也就基本上能够满足所有的阅读需要了。但是,虽然话是这样说,虽然我手上已经拥有了不少黄先生近年出版的各种文集,如果机缘巧合,我仍然还是不时从网上订购一些黄先生的旧版书。在我看来,这些纸面泛黄的旧版书不仅铭刻着岁月的年轮,同时也散发出一股朴素、温馨的书卷气——对比一下《榆下说书》的三联初版和二版就能够明显看出,初版选用范用先生自藏的花笺装饰作书衣,简洁而富有情趣,素雅却不失大方;二版封面所选用的国画图案则显得呆板、机械,那种手工的朴拙韵味已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图片 21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金陵书画社《金陵五记》,花城出版社《花步集》 图片 22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上海三联书店《彩色的花雨》初版本与再版本 图片 23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齐鲁书社《黄裳手稿五种》精装毛边本与简装毛边本 图片 24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黄迷”自印本《黄裳先生着作书目》 当然,应该说我刚刚买到的这两种黄裳先生旧版书的价格的确是贵了一些,但无论是盼书时的等待,还是拿到书后的欣喜,它们却都为我平凡的生活带来了无尽的快乐。对于买旧书,我的一位书友这样认为,价格的高低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找了很久的书,偶然买到了,而且在自己的经济能力所能够承受的范围之内——他说:“能买到称心如意的旧书就是幸福。” 图片 25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黄裳先生部分着作版本书影

两番夜话联床 书海无涯夸邺下一旦哀歌撤瑟 九垆何处访黄公——程毅中图片 26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2007年着名史学家、古籍文献学家黄永年逝世图/网络资料 黄永年男,汉族,江苏江阴人。生前任陕西师范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所长、教育部全国高等院校古籍整理研究工作委员会委员、全国古籍整理出版社规划领导小组成员,曾任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主要着作有《唐史史料学》、《唐代史事考释》、《文史探微》、《古籍整理概论》、《古籍版本学》以及包括目录学、版本学、碑刻学、文史工具书的《古文献学四讲》等。与着名历史学家童书业先生为翁婿。 黄永年先生学识广博,视野开阔,其深厚的文献功力,当世学界罕有其匹。他几十年潜心精研,着作等身,在历史学、中国古代文学和古文献学等诸多研究领域均有精深造诣,不仅是中国古代史尤其是北朝隋唐史及唐代文学、古典诗词小说的着名研究专家,更在版本学、目录学、碑刻学、古籍整理等领域内做出了开拓性的贡献,是古文献学学科的一代宗师。 黄永年先生先后师从史学大师吕思勉先生、顾颉刚先生、童书业先生,受业名门,学有渊源。他早在大学学习期间发表的论文就引起学界关注,受到着名史家陈寅恪先生的嘉许。近六十年的生涯里,他笔耕不辍,即使在错划右派期间,仍未放弃学术追求,其间撰写有关唐代经济和碑刻书法的文章,直到“文革”以后才陆续发表。 黄永年着作选图片 27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中国古代的科学家和发明家》少年儿童出版社1956年初版图片 28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旧唐书与新唐书》人民出版社1985年初版图片 29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古籍整理概论》陕西人民出版社1985年初版该书是古籍整理方面的必读教材,涵盖了古籍整理的各个方面。图片 30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学苑零拾》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1年初版 该书收入了黄永年先生的社会科学文集数十篇,以不同的题材内容分门别类,便于读者阅读。内容丰富,涉及面广,语言简洁,图文并茂,非常具有可读性。图片 31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黄永年印存》中华书局 2004年初版 该书为黄永年生平所治印章。篆刻虽只是黄永年先生的业余嗜好,但他于此道颇精,所治之印也典雅精妙,可从此书一窥先生学养。图片 32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茭蒲青果集》中华书局2012年初版 这是黄永年先生早期着述的结集,收录有关先秦及唐代史地、明器、文物、版本等方面的文章四十余篇。这些文章多以札记形式写成,具有较强的可读性。 更多黄永年着作搜索:

本文由黄大仙精准码最全资料发布于世界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凯恩斯与古书收藏,兰台书遗三百卷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