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是脸盆被人拿走,因脸盆也被人拿走了

2019-10-05 作者:世界历史   |   浏览(93)

俞伯牙

张洎是宋初名臣,史称“少有俊才,博通坟典”,在入宋之前是南唐重臣,深受李煜器重,“参预机密,恩宠第一”。

宋灭南唐后,张洎也随着李煜一起到了汴梁城。

宋灭南唐后,张洎也随着李煜一起到了汴梁城。

开宝九年春正月,李煜率领妻小、官属等来到汴梁城,素服待罪阙下。在一场盛大的受降礼之后,李煜被特赦,并授以右千牛卫上将军,更封“违命侯”以示羞辱。

开宝九年春正月,李煜率领妻小、官属等来到汴梁城,素服待罪阙下。在一场盛大的受降礼之后,李煜被特赦,并授以右千牛卫上将军,更封“违命侯”以示羞辱。

金陵城破之时,宋统军大将曹彬曾善意的提醒他,等到了汴梁城,用钱的地方多,最好是多带些银两。一会儿有关部门来了登记造册,你想拿也拿不到了。

金陵城破之时,宋统军大将曹彬曾善意的提醒他,等到了汴梁城,用钱的地方多,最好是多带些银两。一会儿有关部门来了登记造册,你想拿也拿不到了。

然而金陵城破已令李煜方寸大乱,只顾着以金银之物分赐近臣令办行装,反而自己并没有留下多少体已钱。入宋不久,他就变得罗锅子上山——钱紧了。赵匡胤封他的虚衔光禄大夫、检校太傅、右千牛卫上将军、违命侯等职,俸银养家还有点捉襟见肘。

然而金陵城破已令李煜方寸大乱,只顾着以金银之物分赐近臣令办行装,反而自己并没有留下多少体已钱。入宋不久,他就变得罗锅子上山——钱紧了。赵匡胤封他的虚衔光禄大夫、检校太傅、右千牛卫上将军、违命侯等职,俸银养家还有点捉襟见肘。

图片 1

从前的旧臣就是有心救济他,却担心赵官家会怀疑他们心念故主,也只有爱莫能助,徒唤奈何了。就在他苦捱时日,过的了无生趣时候。居然还有人上门来打秋风!这个不避嫌疑的人就是他从前的宠臣张洎。李煜没有办法,实在没有什么财物打发张洎,只好将自己用的白银制作的洗脸盆送给了他。没有了洗脸盆,李煜从此每天只好“以泪洗面”。

即便是这样了,张洎还不满意,一脸黑线骂骂咧咧的闪人。

“文人无行”说的就是张洎这种人。

金陵城破、宋军已攻入城中的消息之后,李煜最宠信的国家重臣陈乔与张洎相约共死社稷。陈乔径直入宫见李煜道:“今日国亡,主辱臣死,正其时也。请陛下明诛罪臣,以谢天下。”

李煜听了叹息道:“此乃历数如此,干卿何事?徒死无益!”

陈乔听罢叩首再拜道:“陛下纵不杀臣,臣亦不能苟活于世,实无颜再见江南父老矣,请陛下保重。”

陈乔说完,挽了根绳子上吊了。陈乔先走一步,张洎却不想死了,找到李煜表白:“如果我二人都选择了死的话,赵官家责问为何久不归朝,就会没有人为陛下分谤。微臣请从陛下入朝!”

李煜自己尚不能死社稷,又有什么理由要求他呢。君臣二人联袂入朝,好死不如赖活着,活着才是硬道理。

如果张洎此人只是贪生怕死,也不便太过责备。毕竟慷慨赴死易,从容就义难。只是这个家伙人品实在不怎么地。让人在心下鄙之的同时,还想用大耳光削他。

据司马光《涑水纪闻》记载:张洎还是个举人时候,张佖就已经知名于世,在南唐位高权重。张洎为了巴结,每次去拜会,总是谦卑的自称“从表侄孙”。一笔写不出两“张”字,张泌看在五百年前是一家的份上,也就默认了这层关系。不久,张洎进士及第也混进了体制,就改口自称弟了。等到大权在握,张佖已经是他的僚属,张洎不但再无从前的恭顺模样,反而在张泌面前经常装腔作势、颐指气使了。

从侄孙到兄弟,再到横眉冷对,张洎的变化,让许多人认清了他趋炎附势、鲜廉寡耻的本来面目。

人一阔脸就变、宦情如纸薄!此类人古今多有,将来也不会在少数。表面上对你恭顺的,敬的不是你的人,而是你的权和钱,这样的恭顺不会是出于真心。

本文由黄大仙精准码最全资料发布于世界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来是脸盆被人拿走,因脸盆也被人拿走了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