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者的人马技能到底怎样,是史学里二种缺陷交

2019-09-13 作者:黄大仙精准资料大全   |   浏览(180)

裴松之的注解能成名,主要是靠沾了陈寿良史才华的光,所谓“因人成事”,此之谓也!裴松之对陈寿和自己在历史学术性和见闻权威性上面的主次对比,还是心中有数的。他经常把陈寿的某人物“本传”所载当作权威资料,就是表现之一。但是,裴松之并不是一个循规蹈矩的好跟班,他同时借着注解的机会兜售自己的“私货”,为什么叫“私货”?当然就是那些与史料不相符合的、纯粹是裴松之自己想当然的评论意见和取舍标准,这些东西不但和那些名气不响的史书不符合,甚至有和陈寿所记也不符合的,裴松之都拿来进行传播。从这个意义上,裴注就好比今天那些偷偷塞进正经报纸里面一起派送的非法印刷品,是见不得光的,一旦到了关键时刻,这些东西的非正规、徇私舞弊的性质就会充分暴露出来!

2、来自晋朝廷的压力。晋朝不喜欢诸葛亮那是明显的,特别是司马懿面对诸葛亮不是吃败仗就是闭门不战,更让晋朝脸上无光。但是不顾事实地贬低诸葛亮起不到抬高司马懿的目的。如果诸葛亮是一个军事上的庸才,那么司马懿岂不是更加不如?为此目的,晋朝方面也不会让陈寿过分贬低诸葛亮。

造成诸葛亮北伐无功的主要原因在于关羽失荆州,按照隆中对的计划,派一上将军从荆州出发,刘备从汉中出发,两路进击,结果关羽一死,东路出击的计划永远泡汤,这是诸葛北伐无功的最主要原因。杜甫算是诸葛亮的异代知己,其诗云:“江流石不转,遗恨失吞吴。”错就错在与东吴的摩擦导致东路计划变成浮云。荆州的失落,注定诸葛北伐不会成功。

裴松之的注解对史料保存有功,这一点不容否认,但是如果抛开史料轶失不讲,单讲注解本身的剪裁是否做到起码的客观公正,尤其是在评价诸葛亮军事才能这样的敏感问题上是否做到基本的避嫌取中的平稳姿态,则答案无疑是否定的。

陈寿的评论是否公允?从事实上看,答案是否定的。这里有两个原因:

当然,说诸葛亮不会用兵,这是不公平的。例如晋朝统一天下之后,晋武帝司马炎立即命令搜集诸葛亮的八阵战法,作为军队的训练素材,可见诸葛亮在军事上的地位不一般。有一段时间,网上有人引用据传是毛泽东,粟裕的话,批评说诸葛不会用兵,尤其不会实施战术大迂回,围歼司马懿兵团。例如元朝对南宋的大迂回,林彪四野对桂系的大迂回。其实,这是不了解蜀国国力所致。蜀国全国上下,人口也就八十多万,战时全部男丁入伍,不过八万,出征的只能有四万,其他四万其实在家里忙着农活,诸葛亮剑阁之战,当时在服役的士兵就已经准备回家收割麦子了。

陈寿对诸葛亮军事才能的评价,优点和缺点都讲到了,但是这种较为平衡的评议,却明显无法满足那些敬仰诸葛亮军事才能如泰山北斗的人的胃口,这就牵扯出一个问题:那种对诸葛亮军事才能极端的敬仰是如何形成的?

由于有了以上两个原因,陈寿对诸葛亮的评价明显地不可靠了,其对诸葛亮军事才能的评价是贬低而不是客观公正。但是为什么后人称陈寿有“良史之才”,对其《三国志》给予很高的评价,还有人将他对诸葛亮的评价作为当时的“公论”?那是因为:

历史诸葛亮的北伐虽然算不得失败,但也确实没有见效,蜀国的地盘没有扩大,这一点,《三国演义》并没有回避。不过,史上也有不少人怀疑陈寿的动机不对,有黑诸葛的嫌疑。因为陈寿的老爸,当年就参加过街亭战役,此战失败,马谡被斩,陈寿的老爸也有责任,因此被髡首,也就是剃了个阴阳头。老爸的这副尊荣,估计给了陈寿刺激,因此就使劲诋毁诸葛亮,说他不会用兵,导致他老爸承担责任。

陈寿对诸葛亮在军事上的失败有着较为客观的态度和评价,但是裴松之为了兜售自己的“私货”,就将陈寿对失败的评价进行“冷处理”,另一方面对陈寿对胜利的评价和记录进行“热处理”,并大肆渲染他自己组织起来的“司马懿三怕诸葛亮”体系,这几种手法,无疑非常能迎合那些史学修养有限、与理智背道而行的“亮迷”的口味,连诸葛亮错用马谡这样既无法否定也无法“冷处理”的巨大失败,裴松之也要抄一段酸溜溜、羞答答的《袁子》来证明诸葛亮如何“勇而能斗”,加以粉饰,减少尴尬难堪,当然,对诸葛亮是否够“勇”,历史当事人司马懿早就清楚地给出了参考答案:“亮若勇者,当出武功依山而东,若西上五丈原,则诸军无事矣。”,这段文字出自晋人孙盛所作《魏氏春秋》,孙盛铁骨铮铮,为史学尊严,不怕牺牲性命,其作《晋阳秋》在当时“咸称良史”。这段文字后来被唐修《晋书》所收录。但是,裴松之一读这些尖刻贬损诸葛亮文字就觉得不爽,避之则吉。

由于以上两个原因,公然诋毁诸葛亮变得不可能。但是褒司马贬诸葛又势在必行,怎样才能达到这一目的呢?陈寿采取了很巧妙的做法:首先,他对《三国志》的编写采取简约化的方式,这就使很多史实因简而失,从而人为地将很多不利于司马而有利于诸葛的史实遗失,即使不能遗失,也可淡化人们的印象。比如诸葛亮第四次北伐,其对手就是司马懿,《三国志》记载说:九年,亮复出祁山,以木牛运,粮尽退军,与魏将张邰交战,射杀邰。廖廖数字,根本看不出其对手是司马懿,更将张邰的失败归之于张本人(张邰是受司马懿派遣追击的,张本不愿行,司马懿激将才使张邰追击),从而维护了司马懿的形象。其次,陈寿故意混淆诸葛亮军事才能的主次方面,给人造成诸葛亮是一个很好的后勤指挥而不是一个合格的军事统帅的印象。比如在前述陈寿对诸葛亮的总评中,陈寿大谈诸葛亮在政治方面的成就,说他“为相国也”如何如何,而对于他在军事方面的成就,则不顾其主动攻击,占尽优势的事实,只说其“连年动众,未能成功”,就武断地下了个“应变将略,非其所长”的结论,暗示诸葛亮在军事上的失败。通过陈寿的精心歪曲,诸葛亮军事庸才的形象树立起来了,即使是一些比较客观的人也认为他的军事才能不如司马懿。

这也是一种说法而已,其实陈寿对诸葛亮还是持赞美态度的。他在《三国志》里赞美诸葛亮“有逸群之才,英霸之器”,又夸诸葛亮“性长巧思”,改善连弩箭,发明木牛流马。陈寿说诸葛不会用兵,其实在他的笔下,还是留下了诸葛亮善于用兵的记录。例如诸葛亮死后撤军,司马懿巡视诸葛亮留下的军事设施,赞叹:“天下奇才也。”

在这种情绪的成长过程中,裴松之这个人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在大量的史料轶失之后,这个偏袒诸葛亮到了毫不避嫌程度的人所剪裁组织出来的史书摘录文字,成为后人认识诸葛亮最后两次北伐战况的主要途径,这时候,诸葛亮胜败记录的历史传承天平,就从原来的向“为尊者讳”一边倾斜改变为向“为贤者讳”的一边倾斜。对史料编撰传承而言,“为尊者讳”的危害一般只会延续一个朝代,但是“为贤者讳”的危害却会延续上千年!“为尊者讳”多半是出于不得已而为之,其虚伪经常是好比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而“为贤者讳”却是大奸似忠,大佞似贤,会对历史领域的学术尊严和游戏规则产生深入骨髓的破坏!

让我们看一下诸葛亮的军事才能和成就究竟如何。

其实,后来的人倒是说了公道话,例如《晋书》里关于司马懿的传记里也讥笑司马懿畏蜀如虎,被诸葛亮打得缩头缩脑,不敢出来,这更是对诸葛亮军事才能的间接肯定。当然,《晋书》资料整理时,已经是后汉的刘聪,刘聪的父亲刘渊,灭亡西晋,建立后汉,打的旗号就是:他刘渊乃阿斗刘禅的儿子,而刘聪当然就是阿斗刘禅的孙子,自然要给祖先争口气。五胡十六国时期,北方的政权对曹操、司马政权一直很蔑视,后赵的皇帝石勒就说:如果要我和刘邦在一块,我向他称臣;如果遇到刘秀,我和他决战,胜负不可知;至于曹操司马懿,我最瞧不起,夺的是孤儿寡妇的江山。北方政权就有贬低曹操司马懿的倾向,而诸葛亮地位倒是有上升,东晋的大史学家习凿齿就对诸葛亮的军事才能佩服得五体投地。越到后面,诸葛亮地位反而越来越高,而到了唐朝,诸葛亮更是被当成军神,被请进了供奉历代军事奇才的武庙,和张良等人享受同一待遇。由此可见,中国人未必以成败论英雄。

笔者以为,这种极端情绪首先来源于民众那种对诸葛亮在治国清廉方面的敬仰,中国古人一直都在寻找那些可遇不可求的“圣人”来作为自己的崇拜对象和心灵的寄托,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诸葛亮作为自己的情感宣泄对象,那么对他在战场上的失败,就能瞒则瞒,能对之“选择性失明”的就对之“选择性失明”,而且这种历史情感积淀往往能和百姓生活疾苦感受产生相辅相成的共鸣与互推,在诸葛亮儿子诸葛瞻的时代就已经达到了一个非理智的高峰期,那时候蜀国一有善政,百姓都认为是诸葛瞻主办,缺乏知情权的民众的盲目性,在“死诸葛走生仲达”一例,亦有充分表现,后人知此例司马懿可笑,未必知司马懿认为百姓之愚昧可笑也!

诸葛亮的军事才能到底如何,诋毁他的人往往以《三国志.诸葛亮传》的评论为依据,这段评论说:诸葛亮之为相国也,抚百姓,示仪轨,约官职,从权制,开诚心,布公道;尽忠益时者虽仇必赏,犯法怠慢者虽亲必罚,服罪输情者虽重必释,游辞巧饰者虽轻必戮;善无微而不赏,恶无纤而不贬;庶事精炼,物理其本,循名责实,虚伪不齿;终于邦域之内,咸畏而爱之,刑政虽峻而无怨者,以其用心平而劝戒明也。可谓识治之良才,管、萧之亚匹矣。然连年动众,未能成功,盖应变将略,非其所长欤!

《三国演义》里的诸葛亮以神机妙算着称,什么火烧博望坡,火烧新野,草船借箭,借东风,乃至七擒孟获,六出祁山,都是脍炙人口的传奇故事。然而,要研究历史的话,《三国演义》是不能做依据的。去翻阅史书《三国志》,就会让人无法接受一个事实,该书作者陈寿对诸葛亮的评价是:“治戎为本,奇谋为短”,“理民之干,优于将略”。意思是说诸葛亮管理军队不错,至于神机妙算,就不是他所长了;他管理老百姓的才能,比打仗的“将略”要强。

在大量的历史文献尚未散失的时代,尤其是在陈寿的时代,诸葛亮军事方面的资料,记载其胜利的史料可以因为为晋朝统治者避讳而被忽略不收,但是记载其失败的史料却会因为没有这一重顾虑而得到较为安全的传播途径。这些资料最大的敌人,就是那种与理智为敌的对诸葛亮的极端敬仰情绪。这种情绪埋藏在我们这个有着“政治圣人”崇拜传统的民族灵魂深处,只要我们这个民族的历史文化积淀还存在,它就不会被消灭,甚至不会被触犯!它的反理智的性质只会随着晋朝统治走入历史尘埃的脚步而成长得越来越强壮!

1、诸葛亮在社会上有很高的赞誉,这种社会的压力使得陈寿不敢公然诋毁诸葛亮。据说数十年后东晋时的桓温曾找到一个诸葛亮手下的小吏,向他询问自己与诸葛亮相比怎样,没想到这个小吏这样评价诸葛亮:自公之后,未见其匹。面对这样的社会舆论,任何人公然诋毁诸葛亮都会是自取其辱,陈寿也不例外。

刘备讨伐东吴,《三国演义》说出兵七十万,那是演义夸张的。而魏国全国人口四百万,战时兵力四十万,司马懿在关中地区部署兵力二十万,用四万怎么去迂回包围二十万?当年四野迂回包围桂系,那是有兵力优势的。所以,我一直怀疑那是不是毛泽东、粟裕的话。东吴的陆抗,是陆逊的儿子,算是一代军神,他负责江淮防线,当时东吴人口二百三十万,战时兵力二十三万,陆抗守江淮,前线兵力八万,不仅不敢进攻西晋,还上书孙皓,诉苦说兵力不够用。由此可见诸葛手里本钱太少,才不过陆抗的一半,折腾来折腾去,就那么四万,跟谁诉苦去?可见诸葛亮何等不容易。

2、诸葛亮的对手司马懿是晋朝的开创者,陈寿为晋朝修《三国志》,褒司马贬诸葛成为必然,这是政治上的需要。

看了这些,简直觉得太颠覆了。陈寿的这些论断靠谱吗?先看陈寿的身份,陈寿是蜀国的官员,和诸葛亮的儿子诸葛瞻同朝为官,可以说是历史的见证者,应该是一手材料的占有者,他的话似乎是可信的。而且陈寿也是有证据的,他说诸葛亮连年运兵北伐,却总是不能成功,寸土未得,可见他打仗不咋样。

1、陈寿的父亲受到诸葛亮的处罚,陈寿有借机诋毁诸葛亮之嫌。陈寿之父陈式,为蜀汉将领,在诸葛亮第三次北伐中追击魏军失败,被诸葛亮追究责任斩首。陈寿与诸葛亮有杀父之仇,难免不挟私报复。

诸葛亮未出茅庐之时,先定天下三分,这历来为世人称道,也为后人诋毁诸葛亮提供了依据。抵毁的人说,蜀汉事业之所以失败,原因就在于诸葛亮三分战略的失误(比如毛泽东就认为诸葛亮分兵的不妥,被许多人引为诋毁诸葛亮的主要理由),更有人将后来的失荆州归过于诸葛亮。其实,三分战略是一个很高明的战略,它提供了刘备集团走出困境,建立蜀汉,统一中国的蓝图。但是,战略只是提供了成功的可能,关键还要看执行,执行不力,不能将责任归之于战略。比如失荆州,那是因为蜀汉忽略了荆州方面的军力,使之承担了超出其力量的任务(当时荆州的军力只能勉强自保,刘备却令关羽出击曹军,水淹七军固然大出风头,却吸引了曹操的注意,并引发了孙权的背盟)。又如刘备伐吴,那更是明显背离三分战略,改变了作战对象主次之分。这些执行上的偏离,不能看作战略本身的失误。一战时的“史里芬计划”,被认为是一个天才的计划,却被小毛奇的错误葬送,所以后人有“天才的战略,愚蠢的执行”之说。蜀汉集团对三分战略的执行,与之颇有相似之处,但这显然不是诸葛亮的错误。

本文由黄大仙精准码最全资料发布于黄大仙精准资料大全,转载请注明出处:智者的人马技能到底怎样,是史学里二种缺陷交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